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網站列表 > 法律法規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
來源:轉載    作者:原作者    時間:2020-09-14 15:01:07    共閱讀: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已于2020年8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811次會議、2020年8月21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三屆檢察委員會第四十八次會議通過,現予公布,自2020年9月14日起施行。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2020年9月12日

 

法釋〔2020〕10號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檢察院

關于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三)

(2020年8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811次會議、2020年8月21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三屆檢察委員會第四十八次會議通過,自2020年9月14日起施行)

 

為依法懲治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維護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等有關規定,現就辦理侵犯知識產權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的若干問題解釋如下:

 

第一條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一十三條規定的“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

 

(一)改變注冊商標的字體、字母大小寫或者文字橫豎排列,與注冊商標之間基本無差別的;

(二)改變注冊商標的文字、字母、數字等之間的間距,與注冊商標之間基本無差別的;

(三)改變注冊商標顏色,不影響體現注冊商標顯著特征的;

(四)在注冊商標上僅增加商品通用名稱、型號等缺乏顯著特征要素,不影響體現注冊商標顯著特征的;

(五)與立體注冊商標的三維標志及平面要素基本無差別的;

(六)其他與注冊商標基本無差別、足以對公眾產生誤導的商標。

 

  第二條  在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條規定的作品、錄音制品上以通常方式署名的自然人、法人或者非法人組織,應當推定為著作權人或者錄音制作者,且該作品、錄音制品上存在著相應權利,但有相反證明的除外。

 

  在涉案作品、錄音制品種類眾多且權利人分散的案件中,有證據證明涉案復制品系非法出版、復制發行,且出版者、復制發行者不能提供獲得著作權人、錄音制作者許可的相關證據材料的,可以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一十七條規定的“未經著作權人許可”“未經錄音制作者許可”。但是,有證據證明權利人放棄權利、涉案作品的著作權或者錄音制品的有關權利不受我國著作權法保護、權利保護期限已經屆滿的除外。

 

  第三條  采取非法復制、未經授權或者超越授權使用計算機信息系統等方式竊取商業秘密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的“盜竊”。

 

  以賄賂、欺詐、電子侵入等方式獲取權利人的商業秘密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的“其他不正當手段”。

 

  第四條  實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條規定的行為,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給商業秘密的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

 

 。ㄒ唬┙o商業秘密的權利人造成損失數額或者因侵犯商業秘密違法所得數額在三十萬元以上的;

 

 。ǘ┲苯訉е律虡I秘密的權利人因重大經營困難而破產、倒閉的;

 

 。ㄈ┰斐缮虡I秘密的權利人其他重大損失的。

 

  給商業秘密的權利人造成損失數額或者因侵犯商業秘密違法所得數額在二百五十萬元以上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條規定的“造成特別嚴重后果”。

 

  第五條  實施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條規定的行為造成的損失數額或者違法所得數額,可以按照下列方式認定:

 

 。ㄒ唬┮圆徽斒侄潍@取權利人的商業秘密,尚未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的,損失數額可以根據該項商業秘密的合理許可使用費確定;

 

 。ǘ┮圆徽斒侄潍@取權利人的商業秘密后,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的,損失數額可以根據權利人因被侵權造成銷售利潤的損失確定,但該損失數額低于商業秘密合理許可使用費的,根據合理許可使用費確定;

 

 。ㄈ┻`反約定、權利人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業秘密的,損失數額可以根據權利人因被侵權造成銷售利潤的損失確定;

 

 。ㄋ模┟髦虡I秘密是不正當手段獲取或者是違反約定、權利人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允許使用,仍獲取、使用或者披露的,損失數額可以根據權利人因被侵權造成銷售利潤的損失確定;

 

 。ㄎ澹┮蚯址干虡I秘密行為導致商業秘密已為公眾所知悉或者滅失的,損失數額可以根據該項商業秘密的商業價值確定。商業秘密的商業價值,可以根據該項商業秘密的研究開發成本、實施該項商業秘密的收益綜合確定;

 

 。┮蚺痘蛘咴试S他人使用商業秘密而獲得的財物或者其他財產性利益,應當認定為違法所得。

 

  前款第二項、第三項、第四項規定的權利人因被侵權造成銷售利潤的損失,可以根據權利人因被侵權造成銷售量減少的總數乘以權利人每件產品的合理利潤確定;銷售量減少的總數無法確定的,可以根據侵權產品銷售量乘以權利人每件產品的合理利潤確定;權利人因被侵權造成銷售量減少的總數和每件產品的合理利潤均無法確定的,可以根據侵權產品銷售量乘以每件侵權產品的合理利潤確定。商業秘密系用于服務等其他經營活動的,損失數額可以根據權利人因被侵權而減少的合理利潤確定。

 

  商業秘密的權利人為減輕對商業運營、商業計劃的損失或者重新恢復計算機信息系統安全、其他系統安全而支出的補救費用,應當計入給商業秘密的權利人造成的損失。

 

  第六條  在刑事訴訟程序中,當事人、辯護人、訴訟代理人或者案外人書面申請對有關商業秘密或者其他需要保密的商業信息的證據、材料采取保密措施的,應當根據案件情況采取組織訴訟參與人簽署保密承諾書等必要的保密措施。

 

  違反前款有關保密措施的要求或者法律法規規定的保密義務的,依法承擔相應責任。擅自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在刑事訴訟程序中接觸、獲取的商業秘密,符合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條規定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七條  除特殊情況外,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非法制造的注冊商標標識、侵犯著作權的復制品、主要用于制造假冒注冊商標的商品、注冊商標標識或者侵權復制品的材料和工具,應當依法予以沒收和銷毀。

 

  上述物品需要作為民事、行政案件的證據使用的,經權利人申請,可以在民事、行政案件終結后或者采取取樣、拍照等方式對證據固定后予以銷毀。

 

  第八條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酌情從重處罰,一般不適用緩刑:

 

 。ㄒ唬┲饕郧址钢R產權為業的;

 

 。ǘ┮蚯址钢R產權被行政處罰后再次侵犯知識產權構成犯罪的;

 

 。ㄈ┰谥卮笞匀粸暮、事故災難、公共衛生事件期間,假冒搶險救災、防疫物資等商品的注冊商標的;

 

 。ㄋ模┚懿唤怀鲞`法所得的。

 

  第九條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酌情從輕處罰:

 

 。ㄒ唬┱J罪認罰的;

 

 。ǘ┤〉脵嗬苏徑獾;

 

 。ㄈ┚哂谢谧锉憩F的;

 

 。ㄋ模┮圆徽斒侄潍@取權利人的商業秘密后尚未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的。

 

  第十條  對于侵犯知識產權犯罪的,應當綜合考慮犯罪違法所得數額、非法經營數額、給權利人造成的損失數額、侵權假冒物品數量及社會危害性等情節,依法判處罰金。

 

  罰金數額一般在違法所得數額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確定。違法所得數額無法查清的,罰金數額一般按照非法經營數額的百分之五十以上一倍以下確定。違法所得數額和非法經營數額均無法查清,判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單處罰金的,一般在三萬元以上一百萬元以下確定罰金數額;判處三年以上有期徒刑的,一般在十五萬元以上五百萬元以下確定罰金數額。

 

  第十一條  本解釋發布施行后,之前發布的司法解釋和規范性文件與本解釋不一致的,以本解釋為準。

 

  第十二條  本解釋自2020年9月14日起施行。

 

 

來源:最高人民法院 

大航海时代古堡 腾讯捕鱼王技巧 甘肃省快三开奖结果 澳门大赌场娱乐场官网 哈灵浙江麻将下载 ios 老版金蟾捕鱼游戏 山东11选5开奖结果手机版 3d对应码金码今晚上 河南481高频直播 北京麻将胡法大全 安吉麻将app 1987年公牛vs开拓者 广东地方好彩一 pk10基本走势图 波克注册新账号 山东麻将代理 贵阳捉鸡麻将规则